• 河南网站建设-郑州网站建设-上海网站建设-SEO优化-网络营销-经典美文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东东网 > 近期动态 > 东东观点 > 正文

海南“转世奇人”神话大揭秘

发布时间:2019-03-11 | 发布者: 东东网| 浏览次数:

 被打死10年后转世投胎,身上还有前世留下的刀疤;在东方出生却能讲一口流利的儋州方言;6岁时到儋州与前世父亲相认,当场指认出前世众多朋友和情人……世上真有这样的“转世奇人”吗? 

      “转世奇人”神话大揭秘 

      前段时间,本省一媒体报道,我省东方市一村庄居住着一位“转世奇人”。报道经国内多家媒体转载,在全国引起不小的轰动。 

      这名被传说的“转世奇人”叫唐江山,今年26岁,是东方市感城镇不磨村人。据称他在3岁多就说自己不是东方人,而是儋州新英镇黄玉村人,因在“文革”期间武斗中被人打死,后转世到了不磨村。 

      被多家媒体转载的这篇“转世奇人”的报道中如此写到:据唐江山父母及村里的老人说,唐江山3岁时,一天突然对父母说,自己不是他们的孩子,他的前世叫陈明道,他前世的父亲叫三爹,他的家在儋州,他是在“文革”期间被人用刀和枪打死的。文中还说:更为奇怪的是,从未去过儋州的唐江山竟然能讲一口流利的儋州方言。 

      在该报道中,唐江山讲述:“1976年9月的一天,我(陈明道)当时是村里的共青团支部书记、民兵干部,那天因村里的碾米机没有油,我们8个人外出买柴油。外出前,村里的父老叫我们回来时要走小路不要走大路,我们不听,想不到会被对方打。回来时果然被对方袭击打死了。8个人中死了6个,另外一个逃回村,一个重伤。我被击中脑后一刀,左腹一刀、左后背一子弹从接近左腹刀伤处通过……这些疤痕至今还隐约可见。 

      “到我五六岁时,我有一种预感,(陈明道)母亲已不在人世,但父亲还在,已成了孤独的老人。我前生家中有二位姐姐和两个妹妹,只生了我一个男的。这时姐姐妹妹都已出嫁,我感觉到父亲处境非常艰难,于是决心去寻他。” 

      6岁时唐江山和父亲一起出发了,这一路上都是他在带路,到了新英镇后,他带着父亲走了很远的路,直到一条河边(北门江)。以前的陈明道就死在这附近,他一到这个地方心中就害怕起来,在未建桥和高速公路前,这是必经之地,每次经过此地,他心里都紧张不安。过了河,他就带着父亲直奔父亲三爹的家。 

      唐江山见到了三爹,他走到三爹跟前,用儋州话叫了他一声三爹,三爹大惑不解,他就向三爹解释,说自己是他的儿子陈明道,被打死后托生到了东方感城不磨村。看三爹不相信,他便跑进房门,把他死后立的神牌抱出来,说这是他的神牌,现在他是活人了,不要再放在上面了。并且说出自己以前睡在哪个房哪张床,并一一数出他以前用过的东西。三爹见他说得一丝不差,便确认他就是陈明道,抱起他大哭不止。哭声惊动了四邻,很多人都来了,有亲人二爹的儿子陈军助,还有以前的好友,每个人他都认得,还叫出了他们的名字,说以前与他们一起做过什么事,说得一点不差,他们不得不承认他就是陈明道,他还能认识他前世的

女友

。 

      唐江山表示,因为家境贫寒,他只读了小学二年级就不读了,但他认得很多字,他说他感觉这是前世读过的。另外前世学的手艺今生没有忘记,前世当过民兵,现在对枪还比较熟悉,可以很快地拆装;前世开过二吨半的车,现在感觉开车技术和手势还很熟悉,如果有这种车不用学练,马上可以开。 

      “转世”之说自在媒体上转载后,社会反响很大。文中涉及的东方市和儋州市很多群众买了杂志来看,对“转世”传说更是深信不疑。报道在省外的影响也很大,一位浙江温岭的读者江某信中说,他看了文章后迷惑不解,来信虔诚地问“这10来年,您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是受苦还是幸福?死的时候灵魂是否有人来接?……” 

      福建省莆田市某气功杂志的李某来信称,他已70多岁,是研究人体科学的,如果唐江山果真如文中报道那样神奇,那么“他是人类生命科学研究的宝贵财富,一个特殊的研究对象”。 

      “传世奇人”真那么神奇吗?本报记者深入来访,揭开了谜底。 

      走进“奇人”家庭 

      东方真的有转世之事、有个转世之人吗?本报近日不断接到读者质询。为此记者日前专程赴东方和儋州采访了这位奇人“前世”和“转世”的两个家庭,调查了奇人“转世”一说的来历。 

      在东方市,这个充满神奇色彩的“转世奇人”故事20来年已经广为流传,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采访之初,记者多次受到一些人的好心劝阻,认为这个奇人现象属于未解的生命科学的研究范畴,不必质疑。 

      感城镇不磨村距离东方市八所镇大约50多公里,交通不太方便,也比较贫穷落后。在不磨村的村口,一位村民听说记者来找“转世奇人”,连说:“知道,知道。”并称这件事是真实的,他讲述的内容与流传无二。 

      在村民引领下,记者来到“转世奇人”唐江山的家,这个低矮的住房,由于没设通风窗口,即使外面艳阳高照,屋内也是一片黑暗。不巧,唐江山已携带妻子、儿子到海口打工,只是见到他的父母。听说有记者来采访,很多村民围了过来。 

      记者所采访的村民,没有一个人亲耳听过唐江山小的时候具体怎样说的,以及亲眼看到唐江山到“前世”的儋州家里认亲的经过,但他们“百分之百地相信”。一个村民告诉记者,这个村里5000多口人,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唐江山小小的年纪能如此说,并且身上还有“前世”的刀疤,所以大家就信了。可以感觉到,20来年的流传已经在这里深入人心,大家讲述这个神奇故事的口径也基本一致。 

      唐江山的母亲面带笑容,很愿意讲这个儿子的故事。她一共生了9个孩子,唐江山排行第六,上面有3个姐姐、两个哥哥,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据唐母讲,唐江山一出生就有些与众不同,生唐江山时没有人帮助接生,正常的孩子出生时是长长的身体,可唐江山出生时是个“球”状的。唐母为此拿出一个圆盘子,底儿朝上地向记者比划说,他生下来的时候,就像这么个“圆盘子”的模样,也不哭,一碰他就向一边滚,直到拿一本书扇他,他才哭出声。 

      唐母说,唐江山3岁时因为调皮,母亲想打他,他突然说:“我不是你生的,我的家在儋州。”唐江山的爸爸说20年前是他陪唐江山去儋州认亲,记者问他当时唐江山怎样表现,说了哪些话,他说由于当时唐江山讲的是儋州话,他听不懂。他似乎对记者的一再追问有些不愿回答。 

      记者随后一路奔波来到唐江山“前世”的家———儋州市新英镇黄玉村。这个村子距离儋州那大镇有50公里左右,距离东方市的不磨村约250公里。 

      在村里提起1967年被打死的陈明道转世复活之事,马上围上来几十人,上至8旬的老翁,下至六七岁的儿童。村民还主动帮忙找来陈明道的堂弟陈军助,还有当年与陈明道一同去买柴油时遭到袭击,8人中仅存的两个幸存者之一赵光宝,他今年已经76岁了。 

      “转世”的故事在这个村里也可称家喻户晓。提起20年前这段往事,陈明道的堂弟陈军助不禁悲从中来,他说陈明道死得太冤了,年纪轻轻就被打死了,他忍不住又开始落泪。记者问他相不相信唐江山是转世的陈明道,陈军助眼睛红红地盯着记者说:“当然相信!”他认为陈明道当年死得那么惨、那么冤枉,所以才会转世复活,而他的转世分明给了他的亲人莫大的安慰。据说在唐江山6岁来黄玉村认亲时,全村的老少曾敲锣打鼓来迎接过他,此后他又多次从东方市来到黄玉村,陈明道的老父亲也亲自到东方市看望过唐江山。陈明道的父亲大约在1998年去世,当时唐江山还特地从东方市赶来为他奔丧。 

      采访时,记者询问在场的几十个村民,虽然没有一人亲眼看到20年前唐江山如何自己找到家门,如何与陈明道的老父亲相认的现场,但大家都表示相信这事是真的。村干部赵裕长笑着告诉记者,黄玉村2000多口人,也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就他自身而言,也曾认为这种事是不符合科学根据的,但大家传说的很神,也就将信将疑。 

      村民总结相信陈明道“转世”一说的原因有三条:一是20年来大家都这样众口同声地说,都是这样传讲,应该值得相信;其次唐江山的身上有疤痕,与陈明道被打死时的刀疤很相似;再就是唐江山来认亲时年仅6岁,如果不是真的,一个小小的孩子怎么会认识陈明道原来的家,原来的亲人和朋友? 

      与“转世奇人”对话 

      在东方和儋州采访,记者没有见到“转世奇人”唐江山。不料,唐江山在25日晚上主动在海口打电话给记者,可是听说记者要采访他,他却说要征求“李先生”的意见。 

      25日晚上9点左右,记者见到由李先生陪同而来的唐江山。唐江山身高大约一米六左右,瘦弱,脸色有点苍白。李先生就是第一个将唐江山“转世”奇闻通过媒体报道的撰稿人,大约五十岁左右。 

      唐江山给记者指看了他身上的疤痕,并重复了已有的报道中的故事。记者与他有以下一段对话: 

      记者:小唐,你到底是如何看待自己转世的说法? 

      唐江山:这么多年有很多人进村问我,他们都表示不信。后来我自己也有点不敢肯定。(李先生插话:他是因为原来总没人相信,自己就不想说了。) 

      记者:现在能肯定吗? 

      唐:现在能了。(李先生插话:你们到底想了解什么呢?我们交流一下意见,马上就回去。) 

      记者:你现在的长相和性格与前世陈明道相像吗? 

      唐:有点相像。(李先生插话:尤其是上半部脸很相像的。) 

      记者:听说你前世学的知识现在还受用,认识很多字? 

      唐:我小学二年级只上了3天学,等于只上过小学一年级。(李先生插话:他前世读过初中的,你让他读一段报纸你听听。于是唐江山顺手拿一张报纸读了一条新闻的标题,12个字中两个字不认识,一个字读错。) 

      记者:有人问你,你死去10年才转世,这10年你是否有感觉,如何度过? 

      李先生立即面带愠色地质问记者:“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你要知道他是个人,并不是什么鬼和神……”唐江山亦表示没有任何感觉。 

      记者:你现在每天是以唐江山还是陈明道的身份在生活? 

      唐:我在东方市不磨村,就是唐江山。我到儋州黄玉村,大家都叫我陈明道,我的堂姐不叫我名字,都叫我小舅。我的堂哥(前世是我的堂弟,我死后转世后年龄就比他小了。)对我也很好。 

      记者:你现在有什么样想法和要求? 

      唐:我想得到科学界的重视,帮助我解开这个谜。(李先生插话:他现在可以说是科学界一个研究对象,希望引起科学界广泛关注,另外他自身经济很困难,也希望能得到科学界的帮助。) 

      整个采访过程,李先生一直在帮助解答、解释,有时甚至是拦截话题发表意见。记者不得已只好不客气地阻止李先生,他便皱眉头默默抽一会烟。李先生说:“我是一个几十岁的人了,不是小孩,如果不是真事,我是不会写的。”据他自己介绍,他学过哲学、医学、遗传学,以前还在我省某医院搞过具体的遗传学工作,现在在某医疗机构工作。李先生说20年前他就听朋友说过唐江山的奇事,去年得以有机会调查和了解了唐江山这件事,于是写出这篇很有轰动效应的稿件。 

      临走,李先生微皱眉头,用坚定的语气力劝记者:不要被固有的思想禁锢住,一定要打破常规看待这件事,要争取引起科学界的重视。他留下了几页文稿,希望给予发表,文中还试图用克隆技术等理论来说明唐江山“转世”现象存在的可能性。 

      转世神话存在十大疑点 

      通过对“转世奇人”唐江山“前世”和“转世”两个家庭的采访,记者发现“转世之说”疑点多多。 

      疑点一:出生是个“球” 

      据生了9个孩子的唐江山母亲说,唐江山出生时与其他正常的孩子不同,是个不哭、能滚动的“球”。唐江山真是个天生就与众不同的人吗?记者就此采访了省医院妇产科的医生,得知孩子在母亲肚子里时,被一层胎膜包住,胎膜是一层像透明塑料袋一样的东西,孩子靠着它的保护才能存活。孩子出生时,胎膜破了,羊水出来,孩子才出生。但有的孩子出生时胎膜没有破,出生后再把它弄破。省医院妇产科的医生表示,新生儿有类似唐江山“球”状现象是很正常的。 

      疑点二:一个神秘老太 

      在采访中得悉,在这个“转世”传说的最初,始终贯穿着一个神秘的热心老太。 

      据已有的报道称:唐江山5岁那年,儋州新英镇有一位阿姨到不磨村搞小生意,他听出她说儋州话,便用儋州话对她说自己是新英人,家住黄玉村,要求她带自己到黄玉村。这位阿姨感到奇怪,不肯带他,他就一直追出不磨村村口。 

      有村民介绍,当年这位热心阿姨听唐江山说自己原来是儋州人,便帮助他在新英镇寻找他的前世人家,没有找到,后来在黄玉村了解到发生在陈明道身上的事情,刚好与唐江山的特征吻合。有村民说,唐江山到黄玉村认亲时,这位老太也陪同左右。这个阿姨20年前年纪大约在五六十岁,据说现在已经去世。 

      这个老太在为幼儿的唐江山寻找“前世”人家的过程中如何讲、如何做,现在已经不得而知了,但她却起到不容忽视的“穿针引线”的重要作用。也许“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也许一个五六岁孩子所讲的便是源于她传递的信息。 

      疑点三:不会讲儋州话 

      东方市和儋州市的方言是绝然不同的,一般这两个地方的人也相互听不懂对方的话。已有的报道中说唐江山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他小的时候生活在东方,却会讲一口流利儋州话。 

      就这个问题,记者询问唐江山在东方的父母,他的父亲说:“会讲的。”在儋州市黄玉村,村干部赵裕长及在场的很多村民却说,“转世”的陈道明不会讲儋州话,但后来可能听得懂儋州话。一位村民说,村里有一次迎接唐江山来的场面他亲眼见过,证实当时唐江山确实不会讲儋州话。 

      记者25日在海口见到唐江山,提到这个问题,他说小时候儋州话讲得很流利,长大后不大会讲了,但能听得懂。 

      疑点四:不知自己叫陈明道 

      已有的报道中写道,唐江山三四岁的时候曾多次对父亲说,他不是东方人,他的家在儋州,名叫陈明道。 

      记者在儋州黄玉村采访时,据一些村民回忆说,唐江山小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前世的名字,只是“记得”自己原来是儋州人。所以才有了热心的阿姨帮助在新英镇和黄玉村不停打听、寻找。 

      疑点五:预感不正确 

      已有的报道中说“唐江山五六岁时有一种预感,(陈明道)母亲已不在人世,但父亲还在,已成了孤独的老人。我前世家中有二位姐姐和两个妹妹,只生了我一个男的。这时姐姐妹妹都已出嫁,我感觉到父亲处境非常艰难,于是决心去寻他。” 

      实际采访得知,这个预感是不对的,因为陈明道的母亲在他一岁的时候就已经不在人世了,陈明道原来是家中的独子,没有兄弟也没有姐妹,只有几个堂姐妹和堂弟。 

      疑点六:当场指认只是个别人 

      据说唐江山6岁来黄玉村认亲时,当场指认了很多前世的好朋友,并且叫出了他们的名字,这些朋友那时已经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随后他还在村里转了一圈,指出他曾在村里哪些地方玩过。这个过程被传得非常神奇,也是众人相信“奇人转世”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黄玉村采访时,记者询问村中是否还有当时被唐江山指认出来的村民,在场的几十个村民都回想不起来谁曾被指认出来。他们回忆说,当时只是指认了个别人,说曾是他前世的朋友,可并没有叫出他们的名字。记者追问这些人现在能否找得到?于是有村民说好像当时只有一人被指认是他的朋友,现在这人已不在人世。 

      疑点七:被打死之地有误 

      据流传,当年陈明道等8个村民外出买柴油是在回来的路上被打死的,后来唐江山前去儋州认亲经过被打死之地时,心中就止不住害怕起来。记者通过采访陈明道的堂弟陈军助,以及当年与陈明道一同遭遇那次袭击的幸存者赵光宝老人,得知陈明道并非是“回来”路上被打死,而是去的路上,在一个港口刚下船便被打死了。 

      唐江山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说,他是长大后在儋州四处玩耍时,经过陈明道当年被打死的地方。6岁去认亲的路上以及后来多次去黄玉村都不经过那个地方,这样何谈有什么害怕的感觉? 

      疑点八:没有指认坟墓 

      据传说唐江山当年来到儋州认亲,在陈明道家拿出陈明道的神牌,说自己没有死,神牌不用再摆了。而后来到埋葬陈明道的坟墓,告诉亲人说,以后这里不用祭扫了。是唐江山自己指认出陈明道的坟墓吗?陈明道的堂弟回忆说,是他们这些亲属将唐江山领到陈明道的埋葬地,告诉他的。 

      唐江山接受记者采访时没有否认这个过程,他说后来他反正不敢到埋葬陈明道的墓地去,总觉得有些害怕。 

      疑点九:疤痕可疑 

      据说唐江山身上的疤痕与陈明道被打死时身上的刀伤一样,陈明道当年被击中脑后一刀,左腹一刀、左后背一子弹从接近左腹刀伤处通过。记者见到唐江山时,认真察看了他这些“前世”遭遇留下的烙印。在他左侧肋下,仔细辨认可隐约看到一条长约8公分的线状痕,痕迹一旁有一个如烟蒂断面般大小的圆圆白印。就是这条线痕和小小白印成为大家深信不疑的证据之一。 

      那么唐江山身上是否还有其他前世留下的印记呢?据他说,他小的时候右脚的大拇指上也有一条痕,后来不见了;另外他原来面部颧骨下有两个暗色的印,不知谁经过对陈明道生前进一步了解,帮助他找到了答案:因为陈明道当年曾偶尔戴一副眼镜,这两个暗印大概表示前世戴过眼镜留下的痕迹。此说法连唐江山自己也不愿意认同,所以他已经想办法除掉了这两个暗印。 

      就这些印记,记者采访了省医院医生,据介绍任何人出生时身上都可能出现印记,这种印记应是一种皮肤的色素沉着或先天性遗传,有的印记还可能是后天造成的,一些印记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消褪,有的能长久留下来。 

      疑点十:6岁记忆不可信 

      唐江山转世一说,追究起来都源于他3岁时的话语,更重要的是他6岁时有一次“令人信服”的认亲经过。20年过去了,他仍然能对认亲那一天发生的事细细道来。他所讲述的这些经历,有多少可信度呢? 

      海南省医院儿二科主任向伟表示,人们存在6岁时的记忆是可能的,但做为一个普通人,如果不特别经过学习强化过程、巩固记忆,长大后对自己6岁时的记忆只能是模糊的片段,一般不可能存在完整的记忆,更不可能对6岁时某一天详细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具体事情记忆犹新。 

      谁制造了转世神话 

      20年前的一段讹传日前经过媒体给予“证实”,增加了人们对这一荒唐闹剧深信不疑。这桩已被人们慢慢淡忘的“转世”传说重新被搅热,不仅在当地,包括在省外一些地方,很多人复印该报道满大街卖,民心受到蛊惑。而今我们看到,“转世奇人”本人也焕发出信心,鼓舞了他的幻想,希望能以这一身份解决目前生活的困境。 

      神话的诞生需要有一定的社会、文化基础,东方市和儋州市这两个村,长期以来都比较封闭、落后。这两个临近市都有当地独特的方言,一村里找出几个会讲普通话和海南话的人都不太容易,记者搭坐的新英镇去过黄玉村的公共汽车上的乘务员,甚至都听不懂海南话和普通话,需要找人翻译。 

      记者采访时,所有在场村民都表示对“转世”之说“深信不疑”,但没有一个人是亲耳听到唐江山如何说,亲眼见到唐江山6岁如何认亲的。遗憾的是这件事没有更多人去追究它的真伪。20年来人们似乎都在以“我听说”作为这个神话开篇。年老的村民说“我听说”;年轻的村民说“我听村里的老人说”;唐江山说“我听大人说我小的时候”;村子外面的人说“我听别人都这样说”。 

      “谎话重复一千遍也会变成真理”,人云亦云的效果是显著的。何况是一个流传了20年的传说,原有的破绽也常常会在传说中得到弥补。 

      “转世”神话盛传与人们心理上对这件事主动附和也有直接关系。陈明道年近18岁被意外地打死,亲人和村民的惋惜和悲伤是不言而喻的,所以一旦听说陈明道转世复活了,他们在精神上获得了一种安慰。所有善良的村民在情感上也愿意接受这个神话,宁愿信其有,不愿信其无。 

      也许神话真的流传太广、太神奇了,于是有媒体开始帮助它“证实”了。这是可怕的、不负责任的。因为媒体是严肃的,媒体是具有导向作用,而不能人云亦云。 

      本报正是本着这个原则,持着严谨的态度,深入进行了采访和调查,结果发现疑点多多。这个神话最初的制造者就是那个神秘、热心的老太,是她从中间穿针引线,使一个神话“圆满”,死者亲属在情感上主动附和,以及一些人以讹传讹的愚昧思想,使得这个神话能流传20年。这个神话现在又“死灰复燃”又得力于那个李先生,是他的文章和努力使这个20年前的神话再次“轰动一时”。 

      唐江山是个年仅26岁的青年,记者在与他接触中感觉出,他的思想比较单纯。他从小被大人们导演了一场闹剧,也从别人口口相传的神话中认同了自己的不同常人的身份。作为一个朴实的农村人,他没有发挥和利用这个“转世”的身份进行违法欺诈,他与“前世”亲人相认后,也真的以亲属关系相处,甚至在“前世”父亲去世时也忙前忙后尽孝道。然而他的行为客观上编造出了一个虚伪的神话。 

      也许唐江山没有意识到这些,或者不肯同意这些观点。我们只是希望他能够从笼罩他20多年的“转世”神话中清醒过来,更不要指望“转世”一说能带给他命运上的改变。(记者李静 周婷) 

转载请标注:东东网——海南“转世奇人”神话大揭秘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