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南网站建设-郑州网站建设-上海网站建设-SEO优化-网络营销-经典美文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东东网 > 近期动态 > 互联网动态 > 正文

余淼杰:应对中美贸易战 应不惜“以小战换大和”

发布时间:2018-06-05 | 发布者: 东东工作室 | 浏览次数:

(原标题:余淼杰:应对中美贸易战,应不惜“以小战换大和”)

特朗普自上任始,不断扩大中美贸易摩擦。起初,美国欲将中国定义为汇率操纵国;去年七八月份对中国行知识产权保护的“特殊301调查”;今年年初对主要贸易国欧盟、中国、加拿大的进口钢铁征收25%的高关税、进口铝征收10%的高关税;最近,美国准备对约600亿美元的中国10大产业贸易品征收高关税。

余淼杰:应对中美贸易战,应不惜“以小战换大和”

北京大学国发院副院长 余淼杰

特朗普不断扩大贸易摩擦,其背后原因有三点:其一,美国制造业面临300万就业岗位的丢失,被认为由于中国的产品出口美国导致的;其二是中美巨额的双边贸易失衡。2017年,美对中贸易逆差约2400亿美元,占美总体逆差的三分之二;其三,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被美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

中国此番应该如何应对?从历史上看,中国多采取谈判方式来化解矛盾,有着很大诚意争取自由贸易。但此番301调查表明,中国如果再行退让,不会换来美的退让,只会让美更加步步紧逼。从国际上看,我们也无路可退,只能破釜沉舟。

假设贸易摩擦最后升级为贸易战,我们可考虑如下三种情形:

(1) 如果发生贸易战,美对中所有产品征收45%高关税,中国不予还手;

(2) 如果发生贸易战,美对中所有产品征收45%高关税,中国以牙还牙,对美所有产品也征收45%高关税;

(3) 如果发生贸易战,美退出WTO,对全球所有产品征收45%高关税,世界各国也对美所有产品征收45%高关税。

不同情形下的贸易战,中美谁受益谁受损?首先,从中美双边贸易结构来看,机械和电子产品是中国对美国出口的最主要产品(2016年约1730亿美元),占中国对美国出口总量的44%;纺织品是第二大出口产品(2016年约420亿美元),占总出口量11%。当下贸易争端的最主要行业钢铁行业,只有17亿美元,占中美贸易总额的1%不到。因此,政治意义上影响美国的特殊利益集团主要是在纺织品和机械制造产品。美国此番所选行业,均较少影响美国国内消费品的价格,使得老百姓较少反对,但也直接打击到中国。中国需要对此反击。以纺织业为例,美国的进口是本国产品的1.4倍,美国纺织品的生产占全球市场的3%,无足轻重,而中国的纺织品的生产占全球生产超过四成,对各国消费者影响巨大。

进一步,我们使用OECD2015年61+1个国家的数据(61国包括34个OECD国家和17个非OECD新兴市场经济体,包括金砖五国、亚洲四小龙、亚洲四小虎、及东南亚低收入国家如越南、柬埔寨),考虑多国多部门(33个部门,包括18个可贸易部门和15个服务业部门)、允许上下游部分相互联动,估算如果发生贸易战,贸易各方的贸易额、生产和福利将会如何变化。

估算的结果如下:

情形一:如果美国单方面高关税,中国不予还击。美国的进口将减少而产出将增加。电脑、纺织品、电子产品的生产显著增加,而在征收关税以前美国这些行业大量依赖进口(主要来自中国);石油、纺织品、木制品和电脑,美国的进口量下降最为显著,约1/4;对中国来说,总产出在11个部门将发生下降。尽管如此,关税对总产出的影响并不大,总产出减少不及5%。给定美对中国实施单边贸易关税,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几乎被摧毁,平均下降75%。

尽管如此,在全球61个国家真实工资变化排名中,美国将排名59,而中国排名38,美国的损失仍会大于中国。原因在于,高额关税导致美国国内更高的物价水平,真实工资下降,造成社会福利损失;其次,美国并不能拿回300万就业岗位,更甚之,由于阻止中方在美投资,美国会进一步丢掉26万工位岗位。

情形二:美国开战,中国报复,中美互征高关税。这种情形下,美国总产出、总进口、从中国进口都与第一种情况相似,但在全球61个国家真实工资变化的排名中,美国倒数第二,中国倒数第一。因为打贸易战,中国的产品无法出口美国,国际市场受损,此外,无法从美进口材料和产品使得中国产品价格上升,也使得中国产品增值收入下降。

因此,如果打贸易战,中国应该力求第三种情形,即中国报复的同时加大开放,中国增加向欧盟和东盟的进口。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在所有国家中排名60,而中国排名37,美国受损严重,中国受损不大。最关键的是,中国可以借此机会推进地区贸易合作,扩大开放力度。例如,继续推进东盟10+1的自贸区建设;另外,推进贸易便利化和全球化,5年之内做实“一带一路”合作。

如何推进“一带一路”?有三方面措施:贸易方面,5年内从这些地区扩大进口2万亿;投资方面,增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1500亿美元;人员方面,增加对沿线国家人员培训1万人。例如,我们通过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为沿线国家培训高级管理人才。从此三方面着手,落实全面开放是有可能的,我们有可能把坏事变成好事。

总之,应对目前的贸易摩擦,适宜“备战促和”,不惜“以小战换大和”,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避免更大的贸易摩擦。假设中美“贸易战”全面扩大,对美国造成的负面影响会大于中国,中国应积极推动贸易全球化,做实“一带一路”合作,努力争取“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的合作共赢国际环境。

本文为北京大学国发院副院长余淼杰的讲话稿,整理者董奇,来自北大国发院,原文标题《余淼杰:应对中美贸易战,应不惜“以小战换大和”》。

转载请标注:东东工作室——余淼杰:应对中美贸易战 应不惜“以小战换大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