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南网站建设-郑州网站建设-上海网站建设-SEO优化-网络营销-经典美文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东东网 > 近期动态 > 互联网动态 > 正文

“和中國的合作棒極了”

发布时间:2019-01-12 | 发布者: 东东网| 浏览次数:

“和中國的合作棒極了”

  德國基爾大學團隊專門為此次合作制作的紀念貼紙。
  本報記者 李 強攝

“和中國的合作棒極了”

  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成功發射嫦娥四號探測器。
  影像中國

“和中國的合作棒極了”

  團隊負責人羅伯特(中)、儀器主管於佳(左)和工程師史蒂芬正在討論相關研究內容。
  本報記者 李 強攝

“和中國的合作棒極了”

  ■中國探月工程與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開展具有重大意義的國際合作,中國航天工程翻開了新一頁。

  ■“德國媒體曾在報道裡寫道‘Chang'E vs Change(嫦娥與改變)’,這是個文字游戲,但合作的確改變了很多事情。”

  ■歐洲應當抓住機會與中國合作,隻有開放合作,才能更好地理解彼此,才能共同推進人類空間技術的進步。

     

  1月11日,當嫦娥四號著陸器與玉兔二號巡視器,在“鵲橋”中繼星支持下順利完成互拍時,遠在波羅的海之濱的德國基爾大學裡,許多科學家正熱切關注著這一切。

  嫦娥四號探測器1月3日順利在月球背面著陸,落月時間是德國的后半夜。羅伯特·維默爾—施魏因格魯伯教授天不亮就給團隊群發了郵件:“親愛的各位,柏林時間凌晨3時26分,嫦娥四號成功著陸,我們的LND很快就要開啟了。感謝大家為這個偉大任務付出的努力。”

  LND,全名月表中子及輻射劑量探測儀(簡稱粒子輻射探測儀),是嫦娥四號落月后第一批開機測試的儀器。這一中德合作的載荷探測儀,由基爾大學地外物理系研制,中方參與設備測試,雙方共同擁有科學數據並開展科學研究。中國探月工程與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開展具有重大意義的國際合作,中國航天工程翻開了新一頁。

  兩本護照13頁簽証,見証羅伯特與中國的情緣

  “盡管人類半個世紀前就登上月球,但我們從沒有測量過月表的輻射數據。”羅伯特對記者說。

  基爾大學設計的探測儀,正是為了填補這一研究空白。

  “它可以綜合測量月球表面中子和其他粒子的輻射環境,為未來載人登月航天員面臨的危險進行前期評估,提供相應輻射防護的依據。”中德載荷項目中方首席專家張珅毅說。

  在空間粒子輻射探測領域,基爾大學地外物理系擁有歐洲頂尖的研發力量。羅伯特教授的團隊曾成功研制了STEREO衛星、“好奇”號火星探測器、Solar Orbiter太陽探測衛星等著名項目的粒子輻射探測載荷。

  2015年夏天,羅伯特收到德國一家空間技術公司的消息:中國有一個空間項目在遴選國際載荷。於是他提交了申請。

  幾個月之后,他的載荷從9個國家近20個候選項目中脫穎而出,這時他才知道自己將參與的項目叫嫦娥四號。

  羅伯特做的第一件事,是上網搜索“嫦娥”的意思。如今,他對有關嫦娥、玉兔、鵲橋的中國神話故事如數家珍。

  “德國媒體曾在報道裡寫道‘Chang'E vs Change(嫦娥與改變)’,這是個文字游戲,但合作的確改變了很多事情。”羅伯特感慨。

  他護照上的中國簽証迅速多起來,前后兩本護照上,一共有13個赴華簽証,起初是單次簽証,之后又變成多次簽証——合作事務愈發繁忙了。

  羅伯特已記不清自己去過多少次中國,但他記住了“柏林”的中文怎麼寫,因為每次入境中國時,都需要在表格裡填寫簽証發放地。

  去年12月,是他最近一次前往中國。當時他剛從一場重病中恢復,卻不顧醫生的忠告進行了這次長途旅行,因為他要去西昌衛星發射中心,見証嫦娥四號發射升空。

  盡管羅伯特已是從事空間科技工作超過20年的著名學者,但這也才是他第二次現場觀看火箭發射。

  “這次我們可以走到被允許的最近處參觀,我站在了第一排。火箭噴出的火焰太漂亮了。”羅伯特一邊向記者展示他和發射塔的合影,一邊對中國開放合作的態度贊不絕口。

  寸步不離精密儀器箱,行程超過13萬公裡

  和羅伯特同樣忙碌的,還有他的學生、載荷儀器主管於佳。這位來自中國山東的小伙子今年才32歲。

  2015年聖誕節前,他被羅伯特叫到辦公室:“我們和中國的合作項目談成了,我想請你來牽頭做儀器主管。”

  “我激動得要跳起來。”於佳有些不好意思:“當時我只是個博士三年級的學生,接到這樣的項目太意外了。”

  事實証明,羅伯特選對了人。

  在基爾大學的超淨實驗室裡,於佳身著白大褂,戴著手套、頭套,小心翼翼地將粒子輻射探測儀放置在超淨工作台上,上方的空氣過濾裝置可以最大限度避免灰塵損壞敏感的元器件。

  “這是探測器備用件,和月球上的那個幾乎一模一樣。”於佳介紹說。

  這個神秘的儀器,看起來隻有兩個1升裝牛奶盒大小。4塊10厘米見方的電路板上,需要手工焊接幾千個大小不一的芯片,並且要能經受住發射時的劇烈震動、著陸時的巨大沖擊以及月表的高寒高熱等嚴苛考驗。

  從項目啟動到正樣交付,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到一年半。

  機械工程師拉爾斯·賽梅茨說,在技術層面,中方要求的設備環境實驗時間是德方預期的三四倍,甚至螺絲、電線也有不同規格。這一切都需要於佳來溝通。為此,他多次拎著10多千克重的精密儀器箱,往來於中德兩國之間,行程超過13萬公裡。

  最終,這個中德合作的載荷探測儀,僅用了13個月就完成了交付。

  張珅毅也對合作非常滿意,他說中德雙方團隊都能感受到對方最大的誠意。

  “13個月完成這樣一個項目,在歐洲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正常情況下至少需要2年。”於佳告訴記者。

  整流罩上的4個新涂裝,昭示國際合作的無限前景

  搭載嫦娥四號升空的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整流罩涂裝與以往有些不同,除了中國國家航天局和中國探月工程的標志之外,還多了4個新標志:瑞典國家航天局、德國航空航天中心、荷蘭太空總署和沙特阿卜杜勒—阿齊茲國王科技城。

  他們是嫦娥四號任務的外國合作方,提供了4個國際載荷。除了德國的粒子輻射探測儀之外,還有瑞典的中性原子探測儀、荷蘭的低頻射電探測儀和沙特的月球小型光學成像探測儀。

  合作無疑是令人欣喜的。

转载请标注:东东网——“和中國的合作棒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