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南网站建设-郑州网站建设-上海网站建设-SEO优化-网络营销-经典美文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东东网 > 近期动态 > 互联网动态 > 正文

内容付费理想国来临前,月入5万的体育写手们怎样活着?

发布时间:2018-04-17 | 发布者: 东东网| 浏览次数:

(原标题:内容付费的理想国来临前,最高月入5万的体育写手们怎样活着?)

不久前,今日头条宣布头条号总数超过120万,平均每天发布50万条内容。在这背后,是内容生产者们的数量和收入的迅猛增长,仅在体育领域,月入5万的草根写手就不是个例。

内容付费的理想国来临前,最高月入5万的体育写手们怎样活着?

今日头条在创作者大会上宣布2016年承诺的10亿元补贴已经超额兑现。

“认为自己能赚钱的都是还没有进来的。”

王博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消瘦的身体里发出哼的一声,手中的筷子被他轻摔到饭桌上,之后陷入沉默。

这个月,王博手中的所有自媒体账号加起来,一共带来了不到4万块钱的收益,但是刨掉所有成本之后,仅仅象征性地剩了几百——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普遍情况了。

?这一波赚钱的机会大概从2014年开始,以头条号为代表的内容创作平台在巨大资本和流量的加持下,开始砸钱抢人,吸引创作者入驻。对于那些无法获得体育第一手资源的互联网写手来说,这简直是一个天大好事,通过对体育事件的加工整合,创造内容,吸引流量,获得分红。仅在头条平台,最高级别的账号一个月能拿到5万元左右的分成就算不上什么神话,如果算上其他媒体平台的综合收益,能达到月入5万这个标准的人就更多。

事实上,这算不得什么新鲜事,早在2010年,兼职给各大门户供稿的体育写手,月入过万就不是什么稀奇事。

内容付费的理想国来临前,最高月入5万的体育写手们怎样活着?

“第一手资源是发令枪,枪响后大家开始在各内容平台上跑,谁吸引的目光多,谁就能赚钱。”一位内容写手这样介绍,“不过不管怎么跑,都是二八原则”,内容平台里,20%的人占有80%的分红,80%的人哄抢剩下的20%。

很多人眼里,王博属于那“20%”,但他始终坚持自己只是千千万万“80%”中的一员。

2016年年底,王博离开传统体育媒体“下海”,转战到自媒体账号,妄图在这个当下热门的领域分一口羹。他和几位前同事成立了自媒体工作室,申请账号、运营内容,入驻以头条号、大鱼号和企鹅号为代表的内容平台。王博分管体育内容账号,手下招募了四五个兼职写手。

日薄西山的传统媒体是当时王博和同事们选择离开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2015年,内容创业致富的神话口耳相传,“内容创业”四个字成为吸金热词,以今日头条为首的各大内容平台砸下重金,吸引创作者入驻,创作者为平台贡献的内容,成为吸引流量和现金涌入的巨大磁铁。

2015年09月07日,一点资讯CEO李亚称,一点资讯未来一两年文章页的广告收益百分之百分给自媒体作者。

2015年09月08日,今日头条CEO张一鸣宣布,“头条号”将推出“千人万元”“百群万元”计划。

2015年09月14日,手机淘宝推出“内容开放计划”,内容平台上的优质内容创作者和机构在三年内可共享20亿市场佣金。

2016年03月1日,腾讯全力推出企鹅号,对内容提供一键分发,芒种计划为内容创做者提供总计2亿人民币的补贴。

2016年12月1日,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UC总经理陈超宣布推出“W+”量子计划(大鱼计划前身),投入10亿元专项扶优基金,扶持优秀内容创作者。

在最初的想法中,王博可以从这些平台获得的两种收入类型,一是通过流量带来的广告内容分成,放入平台的内容中夹入广告链接,内容平台和创作者按比例分成;二是来自各大平台的扶持计划。

令王博悲伤的是,他目前没有拿到内容平台的扶持收入,而在广告收入方面,王博计算,在今日头条,按照一篇阅读量在十万的文章,可以获得头条号百元广告分成的情况下,一个阅读量大概可以拿到1厘2的收入。而又因为没有拿到头条号的扶持计划,缺少曝光量,极少数文章可以成为爆款。

光靠入驻内容平台食不果腹,为了获得更多的收入,王博同时开通了微博、申请了微信公众号。在2010年之后,内容创作者似乎一直不愁饭吃,2011年依靠微博签约,2014年转战微信公众号,再到这几年,体育内容写手们主要的战场成为了各大内容平台。在这个过程中,准入门槛越来越低,参与的人群和资本也越发庞大。

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砸钱引进内容创作者的热潮虽然已经过去,但残羹剩饭还有一点,在微信端,如果王博的公众号内容被广告主看中,插入一条广告会有300元的收入,不过就目前来看,每个月能有十条广告已经是很不错的情况了。

按王博的说法,他每个月的收入中,头条号的贡献最多,一般有不到3万块的收成,大鱼号也会有1万上下,其余包括微信广告都是些零星收入,算下来一般每个月总收入在4万左右,但“依然不赚钱”。

“除了人工费,你还得买粉啊!我们体育号这边一个粉10元,隔壁地产号一个粉3元,为什么啊?体育类的广告也往地产投,但是地产类的广告他就不一定往体育里放了。”王博说。

两天前的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上,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宣布,推出千人万粉计划,即在未来一年内,在平台上扶持1000个拥有100万粉丝的账号。

王博也去了这次发布会的现场,不过他对这次的行为有些嗤之以鼻,“这个肯定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了,他们现在需要的是增加用户粘度的人。”

其实无论在哪一个内容平台,人们都可以看见大同小异的内容,浏览者只知道浏览内容,而不会关注到写手本身,今日头条App几乎存在于每一个国产手机的出厂设置里,而要删除这些固定在手机端的App,需要繁琐的程序,大多数人也就默认了今日头条App的存在,而对大多数人来说,各大内容平台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但因为产品做得好以及先发优势,今日头条在最初的战场上甩开了对手们一个段位。

而伴随着一点资讯、UC号等内容平台同时出现在国产手机的出场设置里,新时代的“大V”们用来维持粘性的作用就显得无比重要了。

“其实啊我也知道自己买粉没什么用,但是多买点活粉(可以点赞可以评论的粉丝)不显得人气旺嘛,万一内容平台的编辑能知道你呢,对不对。”

发表完牢骚,王博接了一个电话,他有些抱歉,“我媳妇在老家,让我少喝点”,两地分居的日子,王博每个月几乎才能见到媳妇一面。

他随后进行了自我总结和反省,将自己公司做不下去的原因归结为入局晚了,饭桌上气氛沉闷,好久没有人说话,王博冷不丁又冒出来一句,“再看看吧,明年估计我们公司就不存在了”。

如果顺着王博的思路来看,刘彭飞的团队入局恰逢时机,在有人吃肉有人喝汤的战场上,他们被外人看来绝对属于吃肉的那一个。

2015年伴随着内容平台的一系列动作,刘彭飞的内容创作团队成立,同时获得数百万元的天使投资,老板是刘彭飞前同事。如今,刘彭飞所在的头条号仍然位列于头条文娱体育号综合排名的前十名。

刘彭飞的老板在几天前专门去拜访了今日头条的管理者,回来后告诉忧心忡忡的员工们,“我们还可以继续和头条签合约,不用担心。”

转载请标注:东东网——内容付费理想国来临前,月入5万的体育写手们怎样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