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南网站建设-郑州网站建设-上海网站建设-SEO优化-网络营销-经典美文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东东网 > 近期动态 > 美文欣赏 > 正文

我们在一起

发布时间:2019-01-17 | 发布者: 东东网| 浏览次数:

我看过她彼时的照片,穿着粉红色的衬衫,长发披肩,戴一副大大的墨镜,神采奕奕,在她的年代算是美人吧。而那样的她其实是不为我所熟知的,我熟悉的她剪利落的短发,穿深色系的衣裤,脸上总是凝固着无可名状的失落,眼睑低垂,我还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已经知道心疼。

当年,我趴在小凳子上做作业,她在隔壁的水池边洗菜,水流声浸入我的耳,我踩着碎碎的步子躲在门后偷看,她的袖子捋得老高,露出一截铁青色的手臂。背影很沉默,似叹息。我跑到她的身边,学着她的样子在水里捞上几片菜叶轻轻拨弄,她懂得我的意思,转头对我说:“这里不需要你,你回房里做作业。”我不敢违抗,只要是她说的我从来不敢违抗,因为她像一根随时绷紧的弦,我不能在那根弦上再增加任何哪怕一点点的压力。

她一直都不苟言笑,直到有一年母亲节,老师布置作业就是给妈妈送一份礼物。我心里想着我的妈妈不喜欢这些,但还是裁了一段白纸,在上面画了蓝天白云太阳,写了很多妈妈我爱你,我们永远在一起这样甜蜜得说不出口的话交给她。然后那天,她突然话就变多,从一个又成熟又严肃的妇人变成一个笑意掩都掩不住的女生。之后我就懂了,原来我的妈妈也是喜欢这些的。我学会了给她很多惊喜,在学校买巧克力会记得留一块带给她,会在适当的时候和她手心对手心地说悄悄话,趴在她的肩膀给她数数白头发。那时候反而贴心,帮不了她什么至少懂得哄她高兴。我们在辛苦的时光里相依为命,我渐渐长大,她渐渐老去。

我长大了,需要关心的有很多。我时刻关心潮流趋势八卦绯闻,忙着搜人人挂**三国杀,拉帮结派泡吧唱k胡闹,一起对破破烂烂的日子吆三喝四,多愁善感,天亮说晚安。我的世界越来越容不下她的影子,她被隔在电视网游朋友微博之外,我能给她的越来越少。只是有时候遇到些柔软的事物会突然想起她,比如看到邻座的女生穿一件天蓝色的毛线衣会想起她也给我织过那么一件;比如看到保温瓶会想起她最拿手的鸡爪汤,比如夕阳照在身上会想起她给我披的衣裳。偶尔,看到她皱眉,会说些让她宽心的话,她已经被时光浸染成温柔的女子,喜欢坐在沙发上看些催人泪下的连续剧,我给她把高潮时的插曲都刻在光盘里,她不忙的时候会一遍遍单曲循环,很少女的情怀。这么多年沧桑阅尽,回首望来时路,年华里明亮的女子早已风尘仆仆。在我不明世事的日子里,苍老成了孩子。我还是爱她的,只是更多的时候,爱她是一种高贵的情怀,它埋在我心底,却隐没于生活。

而她是真的老了,岁月像一列疾驰的火车,在灰白色的记忆脊背上呼啸而过,只在她额上留下深深浅浅的沟壑。可她却在这日渐苍老的时候突然爱起美来。出去买菜,她要从衣橱里精心挑选衣服,反复搭配;头发一遍一遍地梳,神情专注,像个待考的孩子。那天她从理发店回来,兴致勃勃地问我:“妈妈漂不漂亮?今天帮我剪头发的人问我是不是三十几岁,我说我四十三了,他说你不像,你不像。”那神情兴奋得一如当年缠着她帮我梳百脚小辫的我。她没事总喜欢翻弄她的小衣柜,里面有很多衣服还是70年代的款式。很艳丽的碎花裙子,她很憧憬地穿上,我站在她身边牵着她,像牵着一朵风中摇摆的吊钟花。

其实我那么不舍得,我的她,用一个小衣柜锁住她风华正茂的时代,在那些疼痛挣扎的岁月里,将她最浪漫的情怀依依不舍又义无反顾地交付于俗世的岁月。而等到低潮落幕,曾经的梦幻和喜好已经在历经的长河里流逝的只听得见些微呓语。我的她,隔了一程山水遥望光阴彼岸,那些光彩熠熠的眼角眉梢淡成记忆的背景,再回不去青春遗落的地方。亲爱的你,如果可以,我多想自己有全世界最坚强的力量,把你想要的一切都给你。我让你青春常驻,给你最漂亮的衣服,让你在暖日清风中还能轻轻摇曳一曲。那么温柔透明的你,那么爱我疼我的你。再也不会有人像你一样爱我,再也不会。

郭敬明说:“人生有很多难过的事情。其中最让人无法承受的,就是父母在我们所看不见的地方,在我们忽略了的日与夜里,随着时间滴滴答答地衰老下去。然后无数个滴答声过去之后,他们就平静而无声地离开我们,留给我们一个永恒的,被眼泪淋湿的送行的雨天。”现在,你就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不可抗拒地苍老,而我能做的仅仅是发几条甜蜜的短信,告诉你我很好,很想你,仅此而已。我想起那首歌,“要快快长大,才能保护她”,很多很多个夜晚,我那么想唱给你听。

我时常会梦见你,你穿粉红色的衬衫,挽一个高高的发髻,神采奕奕。阳光暖暖,时光慢慢。漫长漫长的岁月里,我们紧紧依偎在一起。 

转载请标注:东东网——我们在一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