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南网站建设-郑州网站建设-上海网站建设-SEO优化-网络营销-经典美文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东东网 > 近期动态 > 美文欣赏 > 正文

关于喝酒

发布时间:2021-03-17 | 发布者: 东东网| 浏览次数:

  我们先要了两件9°,大家做游戏谁输了谁喝。开始先玩了会儿“十五二十,”又玩了会“没有没有”,由原来的三个人,发展到后来的七个人。结果我喝的最多,脸比红苹果还要红。

  不一会,由于天气太冷的缘故,岑月提议去二楼客厅玩,我们便收拾东西回客厅。

  换了新游戏。有一副扑克牌做引子,大家按顺序摸牌。摸到1——4是让别人喝,5是自己喝,6是尿卡,就是可以去厕所方便,7是添酒,8是上家喝酒,9是下家喝酒,10是不知不觉的,随意问问题,如果被询问者不回答的话,没事,否则就喝酒。J是做手托下巴的动作,最后做的一个人喝酒。Q没有任何事,K是做游戏。

  不得不说,这个游戏很狗血。有一次王怡丹问我,说:“你抽牌没?”我说:“没有。”她哈哈大笑,原来她有10,作为惩罚,我喝了两杯。还有一次,刘晓芳不动声色的用手托住下巴,岑月见状,立即用手托住下巴,之后大家都做了,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又被罚酒两杯。我对岑月说:“咱俩是好哥们,啥话都不说了,一人一杯。”哎这也太狗血了。此后我多把手托在下巴上,干脆话也不说了。很快两件9°被解决掉了。

  看了看时间,已二十三点半,店主已经睡着了,楼下没有人,贾赟和岑月便偷拿了一件汉斯,此时我们便计划这件酒不用付钱了,我们一人一个瓶子装在包里带走,还是刘青比较细心,说:“我们也要把瓶盖带走,不能留下任何痕迹!”

  此时此刻,剩下的只有岑月,张静,刘青,贾赟,王怡丹还有我,猜了一会儿拳,我顿觉头晕目眩,要吐了。便踉踉跄跄的冲上洗手间,吐了一地。我纳闷:张静和刘青据说是第一次喝酒,她们居然不醉酒,一个个都说没事。哎,看来我喝酒确实不行。之后,我向她们宣布,洗手间不能进去了,被我吐了一地,没有水了,不能冲洗。我实在是不能玩了,此时已过了半夜十二点,我对她们说,我不行了,要去睡觉,后来不知怎么的,也就睡着了。

  这一次是我喝酒最多的一次,大概有六七瓶啤酒吧。也是喝的最痛快,最快乐的一次。

  这次清明之行,我真的很高兴,喝酒也没有勉强自己,放开喝的。以往我和别人喝酒,大都是喝半杯,甚至滴酒不沾,这与以往不同,酒逢知己千杯少,不错的。看来还真是知己,不然为何如此尽兴,如此不拘呢?

  由于今年许诸多方面不顺畅,也导致我心情格外失落,连笑容都是僵硬的,但是这次,至少我笑得很真诚,至少在心里面我已放得开,渐渐地把她忘却,没有太多的期盼,没有太多的压抑,没有落寞,没有悲哀。

  今年的今日,注定是我难忘的日子。否极泰来,苦尽甘来,期待我更加美好的明天。

转载请标注:东东网—— 关于喝酒